听书阁 - 历史小说 - 北宋小地主在线阅读 - 第四二七章 赵都监惨败

第四二七章 赵都监惨败

        一条条小船被熊熊火焰吞没,木头混合着易燃物越烧越旺。直至将接触小船的禁军船只连带着点燃。滚滚黑烟迅速升腾让船上的禁军士卒咳嗽连连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中军观察到这一幕的赵谭亲眼目睹,只恨没有听刘梦龙的建议。可眼下不是后悔的时候,吼声如雷不要乱。一面下令后方船只散开,一面组织应对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火焰蔓延的速度太快了!

        北宋水师没有蒙着生牛皮的艨艟,多是鱽鱼船或是海鳅船。为了防止船体长期浸泡在水中漏水,所以用桐油来刷船体,船体全是物质结构,而且用的木材干燥,十分轻薄,整个船身属于易燃物。

        短短片刻间,靠前的二十多艘船被引燃。

        船上将士们有人四处救火,有人慌乱的大喊大叫,也有人喊着敌袭,更多的人还是想着逃到后面的船上。有倒霉蛋被火焰吞噬发出凄厉的惨叫。

        哭喊声,惨叫声,扑通落水声混杂在一起。而且随着火越烧越旺,越来越多的船只上混乱不堪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连这片水域,弥漫的水雾都被蒸发。

        梁山水军犹如潮水涌来,船上之人一个个凶神恶煞,跳脚喊杀:“杀,杀官军,别让晁盖跑啦!”

        呔,梁山十八太保大太保孙孙在此,尔等哪里逃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哇呀呀……,苏定小儿,你杀我兄弟,纳命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山大将屠龙手孙安亲帅大军,火速杀向禁军船队。恶杀神山士奇,摸着天杜迁等将哇哇暴叫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管那些被点燃的船,也无视了那些惨叫声。留下几艘船只打捞天跳水者,绕开扑向后面的船队。

        大群弓箭手在将领的命令下,散射或定点抛射。嗖嗖弓弦颤动,一支支三棱透甲锥,火箭落入舰队中。不断有人被射中惨叫,火焰熊熊加剧扰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快灭火,灭火,弓弩手,还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兵马都监赵谭见局势对己方越发不利,又见对方汹涌的扑来。奔走在甲板上大吼,命令旗手传令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,船队处于慌乱之际,旗语传讯效果并不大。围绕着旗舰的船只不减反增,簇拥在一起撤退。

        各艘船上时刻迎接箭雨,不断有人被射杀,惨叫不绝。禁军将士们愤怒异常,冒着箭雨予以还击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对方船只在弓箭射程之外游走。

        九成以上的箭矢飞到半空软绵绵的掉落在水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快,对方的弓箭有问题,用床子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船只太过密集,根本就无法瞄准,让开,让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子不是让你传令?散开散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士卒慌乱的吼叫声,船长的咒骂声,赵谭暴跳如雷的喝斥声……,舰队指挥杂乱,船队各自为战。

        乱糟糟的,不堪入目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梦龙见状,顾不得感慨外行指导内行,让人吹响号角控制左边船队,敲响铜锣通知右边船只听令。号角声,铜锣声富有有节奏,远远地传播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加上瞭望台上,旗手不断挥舞旗帜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拥挤在一起的船只,逐渐散开摆出迎战姿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怪不得哥哥看中此人,果然不凡,可惜。”青面兽杨志一直关注着两位军事主官,见刘梦龙应对得当感慨,只是已经晚了,梁山如何没有防备?

        就在禁军船队快速调动的时候,左右边杀声震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杀,杀官军,活捉苏定,赵谭狗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呔,梁山好汉全伙在此,尔等往哪里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哇呀呀,梁山十八太保三太保徐徐来啦,给我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铜锣声,喊杀声快速逼近,震耳欲聋。

        外围船上刚安定下来的禁军将士一颗心再次提到嗓子眼,紧张的看着左右两边,只见水雾翻滚搅动。一大片黑影靠近,雾气散露出密密麻麻的战船。

        犹如离弦之箭般快速冲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左边是豹子头林冲率领队伍,右边是金枪手徐宁坐镇船队。与前方的屠龙手孙安形成合围之势。

        尚在远处,大量弓箭手就开始放箭,嗖嗖不断,箭如飞蝗。禁军将士不断有人被射中,运气好的直接毙命,运气不好的倒的地上惨叫,血染甲板。

        轰隆,几声巨响从远处飞上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根根孩童胳膊粗的弩箭,接连有舰船指挥室被摧毁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赫然是床子弩。

        强人为何会有这种杀人利器?

        一些老兵知道其威力,脸上浮现惊恐神色。那些招募来的新兵训练还不满三个月,哪见过这种场面?打打顺风仗还好,接连受挫,顿时军心大乱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人带头逃窜,便有人跟随。吼叫着,叫骂着四处奔逃,躲避无处不在的箭矢,恐慌影响到下面的水手。致使刚调动起来的船队再次混乱,更加拥挤。

        任凭旗舰如何指挥,也是徒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完了,完了!”刘梦龙察觉到两侧异常,又看见左右两支规模浩大的舰队加速冲来,脸色煞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明白,己方陷入敌人包围圈里,处在三面夹击之中。船队无法展开有效还击,注定会损失惨重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刘梦龙绝望的呢喃中,在船上军卒慌乱的吼叫声中,在赵谭不甘心又无可奈何的眼神中。砰砰巨响,从左右杀出来的梁山水军交叉撞入禁军舰队。

        梁山楼船凭借庞大的体型接连撞开挡路的鱽鱼船,甚至差点掀翻,船上不少士卒站立不稳,栽入水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后面的船只紧随其后,撞击禁军船队,扩大战果,准备好的跳板搭建,一队队强人嗷嗷乱叫登船接舷战。还在后面的船只散开,弓箭手疯狂射击。

        禁军本就慌乱,接着被打了个措手不及,损失惨重。梁山强人犹如虎狼,配合默契,杀的禁军节节败退。不是被打翻在地,就是有点无敌投降。

        箭矢如雨点般无处不在,旗舰上的旗手栽落瞭望台。扑通摔在甲板上,嘴里冒着血泡,眼见是不活了。刘梦龙逐渐回过神,摸了摸溅到脸上的鲜血。又看到梁山强人气势如虹,禁军节节败退。

        明白败局已定,根本无法扭转战局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得罪宦官来剿匪,大败而归后肯定没好果子吃。童贯庇护?能保住一时,又岂能保住一世?

        统制官刘梦龙知道官场黑暗,想到活着回去随时会小命不保,甚至还会连累家人有些惨然一笑,又想到自己文韬武略,满腹才华有大抱负却无以施展。就这样窝囊的死去,默默无闻,太不值当。

        与其在黑暗的官场被弄死,不如另辟蹊径。在名望和小命之中,刘梦龙选择了后者,果断地脱掉皮甲,冒着箭矢,趁人不注意靠近船舷窜入水泊。

        冰冷的湖水让他浑身直打哆嗦,却是咬牙扎了个猛子钻入水中,犹如一条游鱼似的向梁山水军游去。与战场背道而驰,形成一道美丽的风景线。

        由于双方厮杀激烈,并没有谁注意到这个反常的家伙。

        梁山水军有备而来,除了身上穿着显得乌合之众。但是装备精良,又作战勇猛,迅速占据一条条禁军船只。外围船只配合军队,如潮水般展开围剿。

        禁军舰队规模虽大,但却被分割蚕食。

        旗舰之上,几位指挥使奔向赵谭:“大人,敌人三面袭击船队,攻势太猛,新兵挡不住了,撤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赵都监,赶紧撤,再不走就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谭看着己方被伏击节节败退,吼声如雷,指挥作战,嗓子都沙哑了,见几个军官跑来说撤退,勃然大怒,通红的双眼盯着几个家伙恨不得拔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赵谭出征之前胸部拍得震天响,如何能撤退?又怎么甘心再次失败?恩相童贯那里如何交代?

        一切的一切让他无法撤退,要挺住。

        杨志率队冲上甲板警戒与布防。转身冲发愣的赵谭大吼:“撤退吧!事不可为,保存有生力量。找找借口征调兵源,等积蓄力量后再来决一死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或许是杨志这番话戳到赵谭心窝里,打了个哆嗦。杨志说得对,一旦被抓住了,可就万事皆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,撤退,此仇不报枉为人!”赵谭看着最前面的船只黑烟滚滚,军卒落水呼救,左右两翼外围船只一艘艘占据,几乎是一字一顿地下达命令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个指挥使松了口气,开始协助指挥撤退。随着急促的牛角号声响起,各艘船上吼声如雷,那些还没与敌人碰撞的船只倒退。最后面的迅速掉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禁军舰队跑路,梁山水师哪里会放过?

        “兄弟们,别让他们跑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,缩头乌龟,快抓住官军将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随着喊杀声响彻,还有放下武器,投降不杀的声音在各处响起。原本还有些血性的禁军士卒准备拼死搏杀。可看见己方旗舰掉头跑路,心凉了半截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被将领果断抛弃,纷纷选择投降。

        梁山水师金枪手徐宁带人打捞落水禁军,打扫战场。屠龙手孙安和豹子头林冲率领队伍继续追杀。大半个时辰后,直到望到金沙江码头才返回。

        兵马都监赵谭见敌人退了之后松了口气,当看向身后的船队和残兵败将时,整个人苍老了好几岁。

        出征之前,战船百三十艘,士卒共计一万六千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归来的不足三分之一!

        大败,彻头彻尾的一场大败!

        光是战士的善后事情就令人头痛,何况是再次被伏击后,元气大伤。赵谭有点无颜面见恩相童贯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一切又不得不去面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