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修真小说 - 大苍守夜人在线阅读 - 第945章 花妖西行路

第945章 花妖西行路

        大苍守夜人正文卷第945章花妖西行路“你想要什么谢?”

        花妖道:“一真一假,先听哪个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c!

        你摹仿了我的院子,你还模仿我的说话方式?林苏道:“假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花妖道:“假的就是……你想谢我,就让我快乐起来,来吧,将你在女人身上所有的手段都拿出来,让我从头爽到脚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苏直接握住了额头:“你的假话太狂野了,你连肉身都没有爽个蛋啊……说真话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话就是……我要走了!”花妖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林苏心头猛地一跳:“这是真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真话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苏久久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的花妖也久久地看着他,脸上没有了刚才的古灵精怪,却似乎有了一种别样滋味,什么滋味呢?世俗间的别离。

        花妖轻轻吐口气:“离开西山,三年半了,不知不觉间,我跟你已经认识了三年多,三年多的时间,我知道了人世间很多事情,我也慢慢结成了妖心,恢复了记忆,喝了你的白云边,看过小周的跳脚骂,欣赏了你的‘落红不是无情物,化作春泥更护花’,听了你的《何必西天万里遥》,我也曾告诉过自己,身为妖物,不在红尘,区区三年时间,不该有如此多的烙印,但我还是觉得这三年时间,比我以前三千年修行更加难忘。我也曾问过自己,能不能真的《何必西天万里遥》?但也不行,我的道,终是回归圣道之林,这方天地,我无法入圣,唯有无心海上,才有那么一丝契机,可重归圣道之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,你要入无心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!”花妖道:“但在入海之前,我还需要做一件事情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花妖道:“重铸肉身!我需要大量的血气精元,海量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苏眼睛突然大亮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花妖的眼睛也很亮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林苏缓缓道:“海量精元,海量血气,魔族是不是也可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魔族以吞噬万物气机为修行根本,他们的血气,才是铸我妖躯最佳的选项,我已经有一个去处,但我拿不准一件事情,那就是,此举跟你的圣道,是否有些冲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我是一个儒家信徒,当然不会赞同你行此逆天之事,但很遗憾,我不是儒家!我是兵家!”林苏道:“兵家法则之中只有一条:血雨关外,尽是敌!但凡有敌,杀无赦!你可以从血雨关而出,关外西南魔国,就是你重铸肉身最好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花妖咯咯娇笑:“我也曾有姐妹委身于人道文人,她们言,文人精调会弄,能让她们花枝招展,最是喜人,但文人也有一个缺点,就是圣道桎梏太大,让她们缩手缩脚难得尽展胸中宏图,我必须得说,我很幸运,遇到了你这么个不一样的文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苏汗水滋滋的,我怎么觉得你的话题又转回来了?

        花妖轻轻一笑:“我肉身尚未铸成,难以远离,你可折下桃花枝,送我入魔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苏神识一动,就要退出花妖内空间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花妖手轻轻一抬:“等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苏停下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花妖道:“小夭,你有没有发现她身上的玄机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苏心头猛地一跳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一步而回,回到了花妖的面前:“她……她有什么玄机?”

        花妖道:“她其实一直都有玄机,只是先前我意识未清,未能真正看破,如今才真的确定,她不是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苏心头大浪翻滚:“她不是人……那她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是一种奇异功法之下的产物,这功法名《双飞燕》,你肯定没听过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!我听过!”林苏道:“你的意思是……她是某个高人的飘零元神?”

        《双飞燕》奇功,以前林苏的确不知道,但这次天道之行,他听瑶池圣女提起过,这功法是人族的修行功法,极其高端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功的关键之处,就在于她可以将元神一分为二,一具元神宿于本体,一具元神飘零尘世,飘零尘世之元神完全斩断与母体的关联,独立成长。这就是道家的理念,他们相信个体是自由的,纵然是人的元神,也不该是附属于本体的,而可以独立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形成的结果,就是这具元神会以为自己是人!

        她会在茫茫人世间成长,拥有自己的思维!

        好处是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那就是“天道补缺”,这具元神与母体相融后,补齐母体的缺憾,让母体更进一大步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管这功法有多么扯淡,有些修行高人还是认真地扯了这个淡。而且这个淡理由也是有的,作为修行天骄,很少有历尽红尘之苦的,这段历程的缺失,会让他们道境不圆满,而飘零元神丢在红尘之中,受苦受难,恰好可以补齐这个短板。

        滴水观曾经的一位天骄滴水观音,她跟燕南天是同一时代的人,也曾并肩战斗于天道岛,她就有一具飘零元神,是丁心!

        丁心也踏上了天道岛,根本目的就是与母体融合!

        林苏天道行程之中,完全没有她跟李刚的信息,也间接说明这二位的目的,跟其他天骄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也间接印证了瑶池圣女关于丁心的论断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夭呢?

        她是林苏在这个世界上第一个接触的人!

        她的父母亲都已不在,她在宗门就是一个弃婴,她习惯于弟子们的打骂,她也习惯跟野狗抢食,她品尽世态炎凉,唯有林苏才是护她、疼她的哥哥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她没有道根,不能修行,但是林苏仔细回想她这一路,却惊讶地发现,其实她身上真的是有特异的,她跟野狗抢食,她被野狗多次咬伤,但她的伤势很快就会好,没有任何伤痕,她不管在后面淋了多少雨,她其实都没病过一回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正常的人岂会如此?

        但飘零元神恰好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    飘零元神飘零于浊世,却也不是浊世可以轻易毁掉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算是一个优点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纵然所有的好处都让她占尽,有一个致命的祸端摆在那里,就足以将所有的东西一扫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祸端就是:飘零元神进化成人形,长大成人之后,下一阶段就是融合!

        一旦融合,小夭就不再是小夭!

        小夭就会人间蒸发!

        林苏心头缩成一团:“你有没有看出来,她的母体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托这次浩劫的福,我还真看出来了!当日魔军入侵之时,小夭刚好在江滩那边,面对铺天盖地的魔军气机,她身上绽放了一种异像,以我的法眼观之,是这么一幅形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桃妖手轻轻一动,一朵花开。

        花朵之中是一个女人形象。

        性感绝伦,却也透着一股子邪恶至极的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林苏失声道:“竟然是她!”

        桃妖也惊了:“你认识此女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苏缓缓道:“东海海眼之中,曾经留下了一滴血!这滴血与兵圣留下的一滴夜墨争斗千年,这滴血是我亲手击碎的,她还留下了一句话,别让我在无心海看到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桃妖也是目瞪口呆:“天道昭昭,还真是冥冥中自有天数,你竟然还跟她有过一面之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此女极其邪恶,小夭断然不能成为她的牺牲品,有什么办法可以破解?”

        桃妖道:“唯有一法,斩其母体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苏心头大跳,这么容易?将母体给斩了,小夭就是小夭,她就真正是一个独立的人!

        桃妖看出了他的冲动,仅仅一句话就掐灭了这份冲动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此女的修为早已入圣,而且不是一般的圣人,即便桃妖重归圣人之林,也根本不是她的对手,休说是她,即便是兵圣重回巅峰,也未必是她的对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此女千年前与圣殿第一战力兵圣旗鼓相当,而这千年来,兵圣陷入死局,即便不死,断然也回不到千年前的巅峰,而她,在千年之前的基础上,绝对又前行了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起一伏,兵圣大概率敌不过她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整片世界,何人可敌?

        斩她,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
        唯有一种办法还有一线希望,那就是寻找某种与此女体质相生相克的东西,改变小夭的体质,她的体质一变,或许就会消融掉母体留在她身上的神秘印记,让母体找不到她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此举也现实性的不可行。

        谁能知晓那个神秘的女圣,是何种体质?修的是何种功法?她留下的印记又有哪些特性?

        林苏退出了桃妖的内空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出了西院,就看到了小夭,小夭跑了过来:“公子,你昨天说的道龟,小桃都笑了我一夜,说道龟都几千岁了,肉都啃不动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苏双手按在她的肩头:“小夭,你自从下山之后,为什么不叫我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桃说的,她说不能轻易叫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听她的!她的小脑袋瓜子从来都没有真的开窍,你叫我哥!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夭好开心,一弹而起,抱住了林苏的颈:“哥,火锅能做不?”

        火锅?

        这都快成她的执念了,自从林苏绘声绘色描绘火锅之后,这丫头每年都会来上几回:火锅能做不?

        没有辣椒的火锅是没有灵魂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世上是没有辣椒的,但是,这世界上各种奇物都有,有很多东西味道是辣的,或者叫类似于辣椒。

        林苏大脑里面的叶片哗哗动,搜寻了一大堆的资料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林苏抬手抱起了小夭:“走,我们去找辣椒!”

        中院之中,林母霍然抬头:“三郎又去哪里了?还将小夭给抱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桃跑了进来:“公子说小夭想吃火锅,他带小夭去找辣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找辣椒,天啊,他已经在三千里之外了!就因为小丫头想吃辣椒,他居然跑了几千里?这宠丫头有个谱吗?”老太太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桃一颗心也怦怦乱跳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宠丫头?

        这宠的是丫头还是小情人啊?

        小夭在他心里,位置一直都不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别的女人靠“书房送茶”、进他房间请他“品鉴香水”让他宠,而小夭真没有!但小夭偏偏让他如此宠,是因为他们同在云溪宗的那段岁月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,小夭长大了,出落得一天比一天好看,虽然胖了一点,但……微胖手感好啊——老太太说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他抱着小夭宠上了天,是不是意味着那一步要到了?

        自己呢?

        我为了上你的床拼了好几年了,你为什么就看不见啊?我身上也有肉了,我的胸天天揉着也慢慢长大了很多,我真的很努力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没有人想到,林苏对小夭的宠,跟众人眼中的花边完全不搭界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只是内心有了一点伤感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夭,有一个最大的危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危机,圣人都未必挡得住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有可能随时会消失。

        人啊,往往是这样,在一起的时候,视为理所当然,一旦某一天突然就不在了,茫茫人世间再也找不到这条熟悉的影子,会有一种骨子里的痛悔。

        林苏不是圣人,做不到掌控一切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这一刻,只是一个兄长,抱着他从云溪宗带下来的妹子,完成妹子的心愿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夭,重新叫他哥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夭,在各地美食面前流连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夭,啃得满嘴油的还向他作保证,哥,我保证不超过一百斤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万大山之中,林苏终于做出了平生第一顿火锅,两人涮着火锅,小夭开心得飞起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将能找到的辣椒全摘了,将幼苗也弄了一大堆,然后飞回了海宁,小夭亲自拿锄头,将辣椒一棵棵种在西院,然后,小夭抱起一大堆的辣椒,出了西院,要跟小桃分享这最好的美食,顺便用那早已坏了的称,称她永远都超不过百斤的体重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林苏在后面充满怜爱地看着她飞奔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众女在他身边用充满异样的眼神看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月楼上的秋水画屏小嘴儿撇一撇,给了他一句传音:“好长时间没有新姐妹入列了,终于迎来了一个小阿妹,今夜庆祝庆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啊!今夜让你的洞庭湖春波漫过堤岸!”林苏回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啊,赶紧来!我要看夕阳下的洞庭春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此时,天边一条人影滑过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林苏眼睛亮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秋水画屏夸张地叹了口气:“没戏了!你家大老婆回来了,今夜让她的边疆泉水清又纯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刚落,暗夜归来!

        “相公!”暗夜高空直接扎进林苏的怀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宝贝儿,辛苦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苏紧紧抱住。

        暗夜噗哧一笑:“我有什么辛苦的?我的寂灭剑道都没出几回,那些剩下的黑骨魔族都被那些背叛宗门抢光了,相公你太坏了,给他们一条生路,这条生路啊,直接就是魔族的末路,谁能想到,昔日人人争着依附的黑骨主子,如今混成了整个大苍人人争抢的免罪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题这么一展开,整个西院全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入夜,暗夜跟众姐妹见了,热络了,然后将身体放平,来了个边疆的泉水清又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一切痛快了,她抱着林苏还有点激动,打算将过去的战局再小小复个盘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林苏眼中闪过的光芒还是让她有了几分不懂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宝贝儿,剑世界还差一线是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!真让章小娘皮说中了,窥见这一线,跟直接撕裂这根线,真心不是一回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剑世界的破入,有个前提,必须拥有规则种子,你不能直接破入,乃是天理!但是,谁让你有个不同寻常的老公呢?我可以助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暗夜猛地弹起,前面的两个尖尖差点挂不住被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林苏帮她挂上,按紧:“穿好衣服吧,你要练功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!”

        唰地一声,暗夜衣服穿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林苏手一起,拿出了只传讯符,暗夜眼睛一下子睁大,这又要干嘛?

        林苏嘴唇贴在她的耳边:“我让你穿衣服,是因为有客要来,你们两个,可以同时参悟!”

        无声无息中,一条人影出现在林苏的房间,正是周魅,周魅看着暗夜,暗夜也看着她,暗夜想得甚是狂野,没关系,周魅想得更加狂野,我的天啊,这是要双开啊,你修为大进,暗夜一个人挡不住,你把我召唤过来?

        这事儿我是满怀期待不假,可是我还是第一回呢,第一回要不要这么狂野?

        林苏在二女的目光下笑得有点神秘:“有一个大机缘放在你们面前,这份机缘,当世无二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的手轻轻一抬,一个神秘的空间壁覆盖了房间四面,他的房间突然完全改变,一条大河奔流去,河边一块石碑。

        林苏的声音传来:“规则种子分为两种,一种是人种,一种是天种,天种不能携带,所以,我不能直接给你们规则种子,但你们可以在这里参悟,暗夜宝贝,这是你的规则种子,剑道规则种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声音一落,一枚剑形规则种子从石碑上升起。

        暗夜后背瞬间全是冷汗,也不知道是激动的,还是刚才一番交流遗留的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林苏转向目瞪口呆的周魅:“周小魔女,我说过,跟着我是有收获的,收获的可不仅仅是歌儿、诗词,还有规则!最契合你的我觉得该是这个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枚奇异的种子出现在天碑之上,似乎是个活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暗道规则种子!”周魅喃喃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除了这个之外,还有一本功法《忘情天功》,此功法配合这面石碑,你们有机会进入顿悟,只要进入顿悟,你们就有可能凭这一个顿悟,而真正悟出自己的规则种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暗夜心头大震,原本已经练过的《忘情天功》一运,奇迹发生!

        她再度进入顿悟境界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此不动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周魅,《忘情天功》进入识海,一进入识海,来自石碑的特殊性就产生,她居然瞬间就练成了,一种极玄妙的感觉浮现心头,也进入了顿悟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三天时间!

        暗夜终于醒来,她的眼中,飞卢剑宛若千千万,她一步踏入了剑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 周魅也终于醒来,她一醒来,全身气机完全改变,林苏若不开启空间法则,根本探不到她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声音传入林苏的耳中:“这份机缘,实在是太大,本姑娘虽然非常矜持,但出身摆在那里,世间礼法还是深入骨髓的,这份大恩该报也!想要什么?开口吧,本姑娘无有不从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等的就是你这句话!”林苏开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周魅心跳也加速了,终于要来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但林苏给她安排了一个任务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周魅恨不得跳起来,将这个不解风情的大木头直接劈成柴火,用她满腔的激情烧成灰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时光如梭,秋尽冬至。

        林苏再次离开了家门,离家之时,折下一枝桃花枝。

        绿衣瞅着相公甩着桃花枝悠悠然踏出家门,满心满眼的不懂:“暗夜,你说相公今天这么风骚地出门,到底是干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叫风骚?”暗夜白她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甩着桃花枝耶!这桃花在相公的字典里可是有说道,代表着桃花运,他都将桃花运拿在手上玩,今年过年的时候,肯定又要增加新姐妹。”绿衣翘起了小嘴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回你可是真的错怪他了!”暗夜轻轻一叹:“那不是桃花枝,那是花妖!她……终究还是要走了!相公也不是出去玩,而是送她一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啊?

        陈姐、绿衣、崔莺全都惊呆。

        花妖,走了?

        守护海宁的花圣走了!

        她偷无声息地出现在林家,在最大劫难来临之时,她守护了海宁,劫难过去,她走了!

        相公如此风骚地甩着花枝,迈着嫖客的步伐远去,竟然完全不是想象中的那种风雅,而是为海宁城最大的功臣送行!

        “别担心!她走了,还有我!我不走了!还有画屏!我们两人身在林家,依然不必担心林家安危。”暗夜如是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是担心林家安危,我只是觉得有愧于她。虽然相伴也有三年多了,但我们从来没有见过她的真身,多次受她之惠,却未向她致谢,她要走了,可我们却连送都没送她一回……”绿衣有些黯然。

        崔莺轻轻一笑:“绿衣姐姐可别伤感了,相公亲自为她送行,想必才是她喜欢的,没准这花妖,将来也是我们姐妹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暗夜摇头:“莺儿有些太狂野了哈,这可是圣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崔莺吓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绿衣却笑了:“圣人又怎样?相公将来兴许也是圣人!暗夜姐姐,将来说不定也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暗夜甩甩脑袋:“好吧我必须承认,绿衣你比崔莺更加狂野!”

        消失。